標籤: 橋上風景獨好

精彩都市小说 我的投資時代 線上看-1335、三駕馬車閲讀

Published / by Willette Laughter

我的投資時代
小說推薦我的投資時代我的投资时代
五月下旬的时候,鹏城发展银行停牌,发布了重要公告。
“经董事会决议,拟以每股18.26元的价格向远景金控(中国)公司新发行5.87亿股,募集107.2亿元人民币资金,用于补充公司资本金。
每股认购价格是根据适用法律规定旳公式计算确定,为董事会决议公告日前20个交易日的鹏城发展银行的股票交易均价……”
这是鹏城发展银行发布的第一条公告,主要涉及定向增发新股。
第二条公告主要内容是公司第一大股东tpg向远景金控协议转让持有的5.2041亿股股票。
两笔交易完成后,鹏城发展银行的总股本将增至36.92亿股,远景金控持有其中的11.0741亿股,占总股本29.99%,取代tpg成为公司新的第一大股东。
海棠花凉 小说
之所以远景金控不突破30%这条控股线,主要是避免触发要约收购。
即便如此,这两笔交易一样需要银监会和证监会的审核。
先不考虑审核和放行结果,这两笔交易的公告已经震撼了国内银行界和资本界。
远景金融控股集团一共斥资226.9亿人民币(约合33.25亿美元)收购鹏城发展银行29.99%股份的举动,已经刷新了国内银行收购案的新纪录。
在此之前,远景金控虽然已经先后收购了雷曼兄弟亚洲公司、友邦保险、华美银行等知名金融机构,在金融市场撒出了十倍于鹏城发展银行收购案的现金。
但那些收购案毕竟都发生在国外,远没有如今这起发生在国内的巨型收购案来的震撼。
这是远景金控在国内的第一宗收购案,从平安嘴里虎口夺食,硬生生夺过了鹏城发展银行,出场不可谓不高调。
同时,很多股民还是第一次知道远景金控这样一家公司,并通过它的名字,把它与近两年在a股市场名声渐起的远景资本——芒种投资基金联系在了一起。
有人戏称这是夏景行伸向国内金融业的两只大手,左手是风格相对激进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右手是象征传统和稳健的银行、保险业务。
银证基保信,五大主要的金融牌照目前就只欠缺证券和信托了,
基金也还差点意思,业务暂时还没有覆盖公募基金,仅仅限于私募。
不过夏景行在国内的金融产业体系已经初步勾勒出来了,也让人看到了闯荡海外的金融大亨回归国内市场的决心。
路边捡到可疑人物
面对这一串的好消息,最开心的莫过于鹏城发展银行的股民了,他们被割了无数茬的韭菜,依旧待000001如初恋。
现在好了,有了夏景行这等强力人物入主鹏城发展银行,大a股也有了自己的一号仔。
曾经把港股一号仔黄河实业折腾得够呛的夏总到了a股,又会书写怎样的传奇?股民们对此非常期待。
总不可能连自家股票都做空吧?那就只有一个选择做多了,大家正好可以跟着首富先生搭一趟顺风车。
而那些没买鹏城发展银行股票的股民则痛心疾首、捶胸顿足,可以预见的是,一旦股票复牌,至少三五个涨停牌打底。
唐家三少 小说
这就是亚洲首富和华尔街大亨戴伦·夏的排面!
相比于开心的跟过年似的,又重新开始相信大a股的股民朋友,马明明和高盛亚洲董事总经理付祖七就有些不开心了。
马明明在公司内大发雷霆,煮了三年的鸭子竟然在眼皮子底下飞走了,如何不气?如何不恨?
付祖七,这个日后创办春花资本,因为把管理的信托计划持有的0.1%大象金服股权在上市前夕打五折转让给自己亲兄妹,导致被外界误以为是大搞内幕交易,实则是掏自己的钱为lp解套的感动中国的年度经济学家在一旁好言安抚。
“夏景行太蛮不讲理了,凡事也得讲个先来后到啊!”
“可不是嘛,托人打个招呼也行啊!就这么把鹏城发展银行给收购了,合着就他有俩臭钱?”
……
两个人一唱一和的在办公室里吐槽了夏景行几分钟后,马明明突然开口说道:“祖七啊,你觉得这口气我们应该咽下去吗?”
闻言,付祖七整个人瞬间变得精神了,听这口气,老马总还要找回场子?
夏景行可是个凶人!
隔壁的小马总被他收拾得完全没有脾气,跟个受气包似的,烟灰缸每月都要换几个;
临安的大马总也被他治得服服帖帖的,一副唯夏总马首是瞻的模样。
你老马总若是不识趣的冲上去,可别给人家凑个三驾马车。
赘婿神王 小说
付祖七是个聪明人,而且他长期就职高盛,多少知道一些夏景行的手段和他那深不可测的实力,不太敢参与这种危险的计划。
“马总,你想搅黄这笔交易?”
马明明没有答话,因为他心中也有些犹豫,如今事情差不多已经成定局了,再去死缠烂打的话,好像没有半分好处,反倒要被夏景行给记恨上。
华山会的那帮号称执中国商界牛耳的老派人士,有一个算一个,全都被夏景行收拾得够呛。
木志心最喜欢的徒弟郭伟被逼的远走海外避祸,原本由良心集团一分为二拆分出来的华夏数码,如今变成了到处建设复兴手机授权店,受复兴工业集团和远景资本联合控制的it代理公司。
史大柱的游戏公司在海内游戏的强势进攻下,业绩和股价双双遭到腰斩,要是股价再这么低迷下去,可能就要重操旧业卖保健品了。
横店集团的老徐,也就给木志心站台了几次,一样被盯上了,整天担心夏景行大举进军了娱乐圈还不满足,接下来修个影视城专门跟他打擂台。
至于杰克马、黄华中这些小字辈的,那更没骨气了,早就抱上夏景行的大腿了。
夏景行虽然从不参与任何组织和团体,在公众面前也十分低调和谦逊,但实际上早已成为了横亘在中国企业家面前的一座大山,无论与不与他打交道,都不能忽略他的影响力和能量。
想到这,马明明喟然长叹,“唉,我就是心里感到不舒服,说说而已。
他跟娄伟关系那么好,听说还经常被带去中北海汇报工作,谁敢给他使绊子啊!”
马明明笑容有些苦涩,想自己苦心孤诣经营了二十年,把平安从仅有13名员工的单一财产险公司发展成为中国三大综合金融集团之一。
但结果,无论是能掌握的资产,还是影响力,又或者是各种资源,都比不过一个年纪比自己小了近三十岁的小字辈。
付祖七很会察言观色,知道马明明有点被打击到了,立马拍起了马屁。
“您老不一样啊,试问全中国有几个人能把一间一穷二白的官营企业拉扯成市值几千亿的行业巨头?
而且最难得的是,您还不搞mbo或者分红权转股权的操作!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你都是对国家有重大贡献的,跟那些硕鼠不一样。”
马明明笑着指了指付祖七,“你啊你,说话总是这么百无禁忌,嘴上从来不把门。”
话虽这么说,但马明明心中还是颇为自得的。
除了同城的老王,怕是没人能跟自己比了吧。
Sugar
虽然当年的情况比较复杂,一两句解释不清楚,但论迹不论心,赢得生前身后名,已经是自己的人生最高目标了。
夏景行,就由他去吧!